第一次约会应该谁付钱?为何男生坚持请吃饭,事后却不回讯息?-凯发k8网页登录

apr23

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历史新知网www.lishixinzhi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第一次约会应该谁付钱?为何男生坚持请吃饭,事后却不回讯息?

英国第四频道播出的《初次约会》〈first dates〉中,有一集是关于餐点帐单送来的那一刻,我简直不敢看。这是一位消防员和长得像玛丽莲梦露的人约会。

在约会时,他发表了一些对于金钱的评论,说到也许他们不应该点龙舌兰酒和正在喝的红酒,因为「钱不会从树上长出来」。当他说出这些话时,玛丽莲很明显的感到震惊,她皱鼻发出一声「噗」;我猜她认为,谈钱很粗俗低劣〈我先略过这一点不批判〉。

帐单送来了,金额是136 英镑,而她不打算采取任何行动。他建议两人平分,然后她卖弄风情的拒绝:「我又性感又风趣,拜托别这样。」几乎好像是他不懂规则,而她好意的解释给他听一样。她后来拿现金支付其中的30 英镑。

她很明确的认为提到钱不酷。她不想考虑钱,因为她相信自己不需要这么做。她已经拿出她认为自己拥有的筹码,也就是「看来很性感」,因此想要对136 英镑的帐单继续装死。

一位推特使用者问:「她是活在哪一世纪?」网路上用酸言酸语轰炸玛丽莲,认定她享特权、性别歧视和迟钝。然而,在2017年一项针对爱情与财务的调查中,有78%的匿名参与者表示,他们认为男人应该在异性恋第一次约会时付钱。

而且2018 年由约会应用程式「哈朋」〈happn〉进行的研究显示,尽管在第一次约会时所花的平均金额是70 英镑,但男性花费的平均金额却是92 英镑,女性则是47英镑。

很明显的,由于性别二元论变得模糊、平等之战加剧和性向混乱的现状,甚至在异性恋的关系中,性别也不再是决定谁出钱的唯一标记。如今,已没有标准规定。

约会时谁付钱?其中隐藏着权力和欲望

所以,关于约会时谁该付什么费用的问题,究竟意味着什么?是否总是应该分摊帐单?挑选场地的人应该付钱吗?或是赚最多的人该付?这不像是你和朋友平均分摊帐单那么简单,因为约会不像和朋友聚会,约会的目的通常比叙旧更宏大。除去性别的角色,也有其他力量正在影响现代的约会──性、两性平权与策略。

我们运用金钱和态度,作为工具以换取 ... 。异性恋者麦特28 岁、在伦敦工作,当我问他在最近大多数的约会中,是谁出钱的,他回答:「看约会对象,这是策略。如果我认为她喜欢被呵护、想要别人为她付钱,那么我就会抓起帐单。如果我认为这样会冒犯她,我就会建议平分。」

麦特很自负、也很健谈,健壮的肩膀、拉链衫和说笑能力,可以让他轻松的滑向实境秀节目《爱之岛》〈love island〉。我听着他回想成功的约会,但我记得的是他的评论与策略;他约会时付费的方式,通常不是由多少钱或如何分摊帐单来决定。

因为:「如果我坚持付钱,就会变得很怪。和我约会的大部分女性会认为这很扫兴。她们会认为我想试图证明什么,这对男子气概来说会有奇怪的含意。 」

约会是高风险的时刻。即使是随意的见面,它仍然使你在一小时面对面的时光里,将自己置于受人评论的立场。终究,大多数人都想要被评为具有吸引力。即使你感受不到对方的魅力,我打赌你仍然想要让对方觉得你很性感、聪明与正常。我们天生就想要获得他人认同,它让我们想在约会时表现得很好。

我逼问麦特的「策略」,他享受约会,他很高兴约会发展成 ... 和更多的约会,但是他不寻求感情。他会扮演好每个女孩冀求的角色,达成他所认为的「成功的约会」〈依女孩而定,这可能代表「性」或二次约会〉,这也意味着他的行为有可塑性。就像他的外貌和谈话内容,他知道他所选择的餐厅和他是否付钱买单,全都会打造出他的形象。

「我会在约会时付一切的费用。」沃克〈walker〉是一位32 岁的帅气男性。我问,这是你魅力的一部分吗?「这是更具有魅力的简单方式,」他回答:「很有效。」

沃克带我体验一场典型的约会:「永远是我熟知的餐厅,而且如果是我不熟的餐厅,我会先自行前往确认。她到达时,我会点两杯香槟。我会预先计画好她可能会喜欢的调酒,点来当开胃酒。」

「然后等到晚餐的时刻来临,我喜欢点很多共享的餐点,因为这样更具社交性质,所以我总是点所有的前菜当成晚餐,除了邋遢的义大利面,而且我会点一瓶酒来搭配。所以,所有的选择都经过考量,这让约会进行得很顺利,而且她不用想到任何事。当帐单送来时,我会确保约会对象不会看到金额,因为这样太粗俗了。」

沃克描述的完美约会令我窒息。我发现,「她不需要想到任何事」的说法大有问题。如果你主动移除约会对象的所有选择──她们无从选择去哪里用餐,甚至是摆在她们眼前的饮食—而且还不让你的约会对象看到帐单,不用否认,金钱成了控制的工具。很明显的,我不是沃克策略的目标受众。而且我之后心想,他是格外喜欢掌控,还是真的有魅力?我猜这依当事者的个性来决定。

「对于在伦敦生活与工作的人来说,平均分摊才公平。如果只有一方付费,会改变一段情感的权力关系。」现年24岁的格玛〈gemma〉告诉我,她总是在约会时平均分摊费用。

「我以前工作的办公室全是女性,有个女孩和一个男生在第三次约会时,他没全付,而是打算分摊饭钱,她说:『这很没礼貌,我不会再和他见面了。』对于女性仍然抱持这种想法,我还记得当时我有多震惊。」

在她对于约会的描述中,格玛是一个不寻常的性别中立者──在我访谈关于约会与金钱的大多数人中,性别会引导他们的回答。没有人会说「如果有人为我付钱,我会主动给对方钱」,或是「我约会的预算是20 镑」。

性别规范和角色如此深刻的根植于我们的文化中,以至于我们无法摆脱,甚至即使我们试图这么做,也办不到。现年27岁、在曼彻斯特约会的记帐员索菲亚〈sophia〉,当我问她在约会上花多少钱时,就像所有其他人一样,她的回答认同了性别的角色:「我喜欢让男生付钱。我知道有些女孩不喜欢,但是我认为这样很好,我感觉被款待。而且约会很贵!如果我让他付钱,我就不会破产。」

在我提到金钱以及与同志者约会的事时,性别仍然是对话的一部分。现年35岁的布莱特〈brett〉告诉我,「我认为这仍然和性别大有关系。我在同志恋人之间也会看到性别关系。当较年长的男性付费时,几乎就像是异性恋中男性替女性付费一样。」

与另一名女性约会的26岁女子卡拉〈carla〉有类似的经验。「看情况,但如果我的对象年纪大很多,那么她就会出钱。」然后她笑着做结论:「也许年龄是新的性别?」可能是,或者也许它只是一种认知,如果你比较老,你就可能赚比较多钱,这是另一种不公平。当布莱特回忆起更多事情时,他说:「从我身边的人看来,男人与男人的情感关系比较倾向带来公平、平等与平衡。我们有没说破的均一,而且从第一次约会开始就有这种倾向,帐单分拆得很公平。在我异性恋朋友的情感关系中,我并非总能见到这一点。」

谁该付钱,无关对错

约会时,金钱是用来表达意图的许多东西之一:对我而言,它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女权主义,对于女性拥有付出金钱能力的自主性;对其他人而言,则是一种脱身之道。

「如果我不想要有第二次约会,我就倾向于付钱;那样我就不会有罪恶感。」当克里斯〈chris〉这么告诉我时,突然让我对过往几次的约会,有了新的体会。

为什么一个男生坚持请我吃饭,而事后完全不理会我的道谢讯息?它解释了我心中的困惑:他在用钱减少他的罪恶感。克里斯觉得,他不再亏欠他的约会对象了;他几乎将钱当作弥补的方式。

「花在约会上的金额,由兴趣和收入决定。」专精于吸引力的心理学家温蒂.派屈克〈wendy patrick〉告诉我:「经济能力好的约会者,比较不会把花费的金额与喜欢对方的程度联结。有预算的约会者比较容易采取策略性的花费来讨人喜欢,他们将额外的金钱看作是投资情感关系。」这让我想到沃克,以及他如何有钱去规律的约会,并且将钱花在为每个女孩准备的相同约会上。

另一位刚满30岁的男性告诉我,他是如何学到,好约会其实不用太昂贵:「在我二十岁出头,以为约会都得花大钱。我会预订在海德公园〈hyde park〉看滚石乐团〈rollingstone〉的票,或是带一个女生去看露天电影。」

「但我很快就明白,那些昂贵约会不会让你达成任何目的;也许它们传递出错误的讯息,也许她们是错误的女生。但不论是哪一项,都让我学到我宁愿在酒吧认识女生,也不愿费尽心思又花一大笔钱,和一个我并未真正了解的女生约会。」

当我约会时,我在找一个伴──我不一定要找一个赚得和我一样多的人,但是我希望这个男生进到酒吧时,心中设想的欢乐夜晚与我的相类似。如果我的对象选择的餐厅,让我觉得太过高级,这会令我很反感。我们和朋友相处时,很容易与相似的人产生连结,但不幸的是,这牵涉到个人的财务状况。

所以,不要在你没钱的时候假装有钱。找到某个真心喜欢你的人,绝对不是藉由外在财力因素的影响。

约会金额的高低没有所谓的对或错,分摊费用的方式没有正确或错误:重点是在对的人身上运用对的策略。现在比起以往,更可以用自己想要的方式约会。一个想要男人负担约会费用的女性并没有错,但她错在有所期待。

网站地图